项目发布 人才需求

扫一扫
手机浏览

智能推荐
项目人才资讯

济南落户门槛低!七成新济南人通过人才渠道落户

来源:生活日报2019-04-10 09:59

   4月8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,就推进户籍制度改革、放开放宽城市落户门槛推出指导意见(详见本报4月9日相关报道)。作为省会城市的济南,在户籍改革方面已经提前部署,走在了前列。2017年8月,济南推出史上最低门槛的落户政策,以最大诚意欢迎各地居民落户济南。

  在济南人才落户成新主流落户渠道

  “这个就是人才,这个也是,你看,今天这些几乎都是人才落户的审批材料。”4月9日上午,济南市历城公安分局户籍科办公室内,副科长冯珊珊指着面前一摞申报材料,对记者说道。她面前的这些材料,是历城区各派出所受理后提交上来的落户申请材料。

  小雨,1990年生人,户籍河北,目前在济南洪家楼附近一家教育机构担任老师,由于结婚后一直没买房,她和丈夫目前租住在七里堡附近。近日,她向就职单位所在的派出所提交了落户申请,希望能变成新济南人。派出所民警了解情况后,向她讲明了需要提交的证明材料。随后,她以人才落户的渠道,将户口迁入派出所的社区集体户,成了一名新济南人。记者了解到,小雨的本科学历是自考,同样属于本科人才,只需要劳动合同和缴纳1个月以上社保,以及其他婚姻状况证明就可以申请落户济南。

 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从日常审批的具体情况来看,原先外地户籍迁入济南的主力是购房落户和投靠亲友,这两项差不多能占到七成左右。不过,自从2017年8月济南推出门槛最低的落户政策后,这一持续多年的局面很快发生转变。“从最近一年的情况来看,人才落户成了新的主流落户方式,外地迁入济南的新济南人中,通过人才落户这个新渠道的,大约占到七成左右。”历城公安分局户籍科科长王洪刚介绍说。

  只要愿意落户多种渠道都走得通

  “前几天刚刚审批了好几个租房落户的,集中在唐冶片区。”王洪刚告诉记者,自从租房落户放开后,虽然总量并不多,但新政确实以最大的诚意,向有意愿落户济南的人口伸出了橄榄枝。

  2017年9月1日下午1:20,29岁的陈城城怀着异常激动的心情,走进了历城公安分局户政服务大厅,从民警手里接过户口准迁证。当天下午3点半,他从王舍人庄派出所拿到了户口簿,成了济南史上最低门槛的户籍改革之后市区租房落户第一人。

  此前的8月10日,济南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报会,发布济南户籍改革后落户新政策。他对着新闻逐字逐句阅读,一连读了好几遍,也没有弄清楚自己的情况是否符合政策,于是他第二天就来到王舍人庄派出所咨询。

  陈城城中专毕业后从老家泰安来到济南,已经工作十多年。2016年他从王舍人片区贷款买了一套新房,不过开发商告诉他,房子要2018年才能办理房产证。随着孩子越来越大,上学的问题摆在了面前,这让陈城城越来越感到落户的紧迫。按照原来的政策,他如果落户济南只能走购房落户的路子,不过前提是必须有房产证。这让他有些焦急。“我租住在工业北路苏家小区,如果落户,明年孩子可以上家门口的公办幼儿园,否则就得去远处的私立园。”让陈城城更为焦虑的还有外地人在济南购房的资格限制条件,如果他的户口迁入济南可以购2套房,否则只能购买1套。

  “有房子的落房子,没房子的有中专学历就算人才,可以落人才集体户,也可以落社区集体户,就算啥也没有,租房也能成为济南户口。只要你想来,总有一条政策能符合。”在接待前来咨询的市民时,一名派出所民警如此直白地解释,这让咨询者满脸欣喜。

  解析:孩子上学成进城落户最大动力

  小吴,出生于1988年,现在是北园立交附近一家图文快印广告公司的高管。2007年,他从潍坊老家来到济南打拼。2012年在济南工作5年后,他在凤凰山路附近购置了一套两室两厅的二手房,面积76平米。这些年来,他和妻子的户口一直在农村老家。眼下孩子即将出生,他决定将自己或者妻子的户口迁过来,以便让孩子上学。

  “虽然外来务工的孩子也可申请就近入学,但看到以前孩子父母半夜排队报名的新闻,还是有些着急。”他说,还是将户口迁过来,心里踏实。而以前他不愿将户口迁到济南,除了城市户籍本身吸引力不够,也与老家户口可享受集体经济收益有很大关系。虽然在外工作,但他的户口还在老家农村,每年发放3000多元的村民福利。而且,如今户口从农村迁出来容易,再想迁回去就难了。

  “一个是买房子,一个是孩子上学,基本上集中在这两个方面的原因。”冯珊珊说。从日常受理的落户申请来看,外地户籍迁入济南,动因一般比较明确。在2014年一项城镇非户籍常住人口全国性问卷调查中,设置了“您认为您所在城市户口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”的问题,要求受访者对保障房、社会保障、子女教育、就业服务和医疗卫生服务等5个选项,按重要性程度进行排序。统计结果表明,得分最高的是子女教育,明显高于其他选项,其次是社保,再次是保障房。

  权威解读>>

  济南市城区常住人口超700万为特大城市

  不同规模的城市落户政策有别,那么,济南属于哪种类型的城市呢?有人在解读本轮户籍改革消息时,将济南归类为Ⅰ型大城市。其实,这是误读。

  2014年国务院印发《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》,其中明确,新的城市规模划分标准以城区常住人口为统计口径,将城市划分为五类七档,其中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为大城市,其中3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为Ⅰ型大城市,100万以上300万以下的为Ⅱ型大城市;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为特大城市;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的为超大城市。

  统计口径为城区常住人口。城区的概念是指在市辖区和不设区的市,区、市政府驻地的实际建设连接到的居民委员会所辖区域和其他区域。常住人口包括:居住在本乡镇街道,且户口在本乡镇街道或户口待定的人;居住在本乡镇街道,且离开户口登记地所在的乡镇街道半年以上的人;户口在本乡镇街道,且外出不满半年或在境外工作学习的人。

  那么,济南市城区常住人口有多少人呢?记者从济南市统计局获悉,由于涉及济南市莱芜市行政区划调整,统计数据变动复杂,目前2018年济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尚未公布。因此确切的数据还无从得知,不过从已有数据中可以窥视一二。

  根据2017年济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,截至2017年末,济南全市常住人口732.12万人,户籍人口643.62万人。而2017年原莱芜市统计公报显示,年末全市常住人口为137.6万人。“大体来说,区划调整之后,目前济南市全市常住人口大概在860万左右。”济南市统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如果计算城区常住人口的话,需要剔除平阴县和商河县,这两个县常住人口约100万左右,所以目前济南城区常住人口应该在700多万。

  按照城市规模划分标准,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,济南市已经步入特大城市的行列。此前有媒体解读济南为Ⅰ型大城市的依据,是2017年的统计数据,而最近两年来济南行政区划调整密集,当年的数据已经严重滞后,所以把济南归类为Ⅰ型大城市属于误读。

  相关新闻>>

  2017年有9万多人迁入济南历下区最受青睐

  近年来,济南市城市发展加速,对于人才吸引能力增强,迁入人口数量有明显变化。尤其是2017年8月10日史上最低落户门槛政策实施以来,2017年全市人口迁入数量达到了前两年的两倍之多。从各区县来看,历下区是最受青睐的区,人口迁入数量持续保持在全市首位。

  济南市统计年鉴显示,2016年济南市迁入人口数为47405人,2015年为48180人。不过,2017年迁入人口数量实现井喷式增长,达到了92215人,几乎为之前的两倍。这与2017年8月10日济南市户籍制度改革的全面实施不无关系。史上最低落户门槛的落实,政策红利释放,让一大批人得以集中落户济南。

  从迁出人口数来看,2015年到2017年济南市迁出人口在3万人左右,并未出现太大变化。由于迁入人口的暴涨,导致2017年济南市人口机械增长率也大幅提高。2015年、2016年人口机械增长率为2.46%、3.00%,2017年达到了8.95%。

  而从各区、县人口机械变化的情况中也可以看出,人口变化与经济社会发展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。综合2015-2017年三年人口机械变化数据,历下区一直是人口机械增长率最高的区。

  从迁入人口数量来说,历下区、历城区、市中区一直是前三位。2017年数据显示,历下区最多,达到了2.04万人;其次是历城区1.62万人;再次是市中区1.16万人。

  从迁入率来看,历下区、槐荫区一直居前两位,天桥、市中交替季军。根据2017年数据,历下区迁入率达到了31.72%,其次是槐荫区25.07%,再次是天桥区19.64%。

  2015年和2016年,平阴、济阳、商河、章丘人口机械增长均为负值,也就是说迁出人口数量多于迁入人口数量,人口呈现净流出的状态。不过,到2017年,章丘、济阳的人口机械增长转变为正值。

  (生活日报首席记者 吴永功 段婷婷 实习生 王楠 李虹瑶)


编辑:吴海霞
相关推荐